使用APP享受更多优惠

立即下载
搜索 清空
个人中心

首页资讯 arrow right 儿科 arrow right 小儿内分泌科

北大教授称上世纪80年代已检出鱼体含激素

黑瓷娃娃 2019-08-21 06:24:52

  长江野生鲤鱼与鲶鱼“有毒”!昨日,一则关于多省长江野生鱼被检测出“环境激素”,可致性早熟的报道引起广泛关注。被点名的城市包括重庆、武汉、南京以及马鞍山。有消息称,国际绿色和平组织在这四市的野生鲤鱼与鲶鱼体内,检测出了持久性有机污染物——全氟辛烷磺酸,部分鱼体内还检测出了汞、铅和镉等重金属。[相关专题 长江鱼致性早熟 鱼体含环境激素]

  怎么会突然爆出这条消息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昨天,本报记者专访了绿色和平组织水污染防治项目主任武毅秀,她告诉记者,当初几次来南京,共选取了8条鱼样本,均检测出“环境激素”。她向记者详细讲述了在南京寻找长江野生鲤鱼和野生鲶鱼,并拿去检测的内幕——
  内幕全披露:4次来宁才买到长江野生鲶鱼
  一共买了8条鱼,条条“有毒”
  北京东城区新中街68号是绿色和平组织在大陆地区的唯一办公地点,这里有50多名成员。此次《“毒”隐于江》就是水污染组的调查成果,昨天下午记者电话采访了该组的负责人武毅秀女士。
  “野生的鲶鱼太难买了!”
  今年1月到3月,武毅秀以及她的7个小组成员,在长江沿岸的重庆、武汉、马鞍山、南京四座城市采集野生的鲤鱼与鲶鱼。
  提起四个城市的采集过程,武毅秀对南京的印象最深,因为在重庆和武汉都能轻松买到这两种鱼,可在南京却遇到了麻烦。两种鱼都非常少,为了买到鲶鱼,他们甚至4次来南京。
  第一次来宁,向南京市民打听情况后,武毅秀和小组成员了解到三汊河附近渔民比较多,便想着到那里买些新鲜鱼。
  “2月份南京是冬天,又赶上过年,江面上打鱼的渔民非常少。”武毅秀和小组成员,每天早晨5、6点钟便赶到三汊河等渔民,连着三四天也没能买到他们想要的样本,没办法只能等过年之后再来了。
  等到3月份再来南京的时候,三汊河附近卖鱼的渔民明显多了起来。武毅秀很快便买到了鲤鱼,可是鲶鱼却怎么也买不到。为此他们又来了南京两次,最终还是跑到三汊河下游的栖霞区附近,在大道河买到了他们需要的鲶鱼。
  为什么选择鲶鱼和鲤鱼这两种鱼?武毅秀告诉记者,因为这两种鱼是长江流域最常见的鱼类之一,也是老百姓最常食用的鱼类。
  8条鱼都检出“环境激素”
  “我们在南京取了8个样本,其中3条鲤鱼取自南京三汊河,1条鲤鱼和4条鲶鱼取自南京栖霞区的大道河,所有样本都是由当地渔民提供的新鲜活江鱼。”样本在收集到之后均由锡箔纸包装,冷冻避光保存,随后被运送至位于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的绿色和平组织研究实验室。
  检验显示南京8条鱼样本中均检测出壬基酚、辛基酚和全氟辛烷磺酸。
  据介绍,壬基酚和辛基酚是洗涤剂、纺织产品以及皮革涂饰中极为常见的化学原料,而全氟辛烷磺酸则被广泛应用于纺织品、地毯、造纸、防水涂料、消防泡沫等产品中。壬基酚、辛基酚两种物质可导致雌性性早熟以及雄性精子质量下降、数量减少等性发育和生殖系统问题;而全氟辛烷磺酸对神经、内分泌等亦有干扰作用。
  而对重金属含量的检测显示,南京鱼样本汞、镉含量在四个城市中最高。“4条鲶鱼肝脏汞含量的平均值是0.11毫克/千克。”
  公布此次调查报告,武毅秀的初衷并不是要告诉市民这两种鱼不能吃了,而是要告诉大家,这些危害是人为制造出来的,其中很多污染物质,在国外已经明令禁止使用,而在国内连监管都还没有。
  我们更关心:长江野生鲤鱼鲶鱼含“环境激素”
  那长江野生鲫鱼能没事吗?
  “长江野生鲤鱼鲶鱼有毒”,这条消息让许多爱吃江鲜的市民心有余悸。南京市民李先生告诉记者,他一直买超市里的长江野生鲫鱼,如果长江里别的鱼有问题,那这种野生鲫鱼还能吃吗?记者昨日带着这些问题采访了省海洋渔业局的相关专家。
  “水体污染了,鱼最先受害。”江苏省海洋渔业局渔业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虽然对国际绿色和平组织发表的《“毒”隐于江——长江鱼体内有毒有害物质调查》的真实性尚不能确定,但他坦言,“根据我这么多年工作的经验,随着沿江工业的发展,长江水污染了,受污染的鱼应该是有的。”这位负责人说,目前他们已经布置沿江几市的渔业部门,对进入水产品市场的长江野生鱼类加强检测并抽查。